“我不信!”高岳摇头叹道:“你若找到了那个东西,必定已经崛起,当初我要去踏那条天路,寻找所谓的圆契,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。我想要的,就是那个东西,只要找到了那个东西,即使没有圆契,也能力争上游,与天搏命,又怎么会老死?”
 
    耄耋老人道:“你太天真了,天命天命,天也自有命数,有命数就说明会有死去的那天,在某个角度上,天命都不是不老不死,最终也会和人一样,失去活性,失去存在的意义,最终化为尘埃。我只不过是找到了要守护的那个东西,最终却发现,这个东西根本无法据为己有!得不到是空,得到了也是空,既然如此,老死不老死又有何妨?自成定数,谁都无法逆转,包括你!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天命最终会死?也许你所言不差,但天命就是最高么?你找到了得不到的东西,却去守护这个东西,当然会最终一场空。可惜你直到快要死了,也无法明白这个道理!”
 
    “我就算明白了也是一场空。”耄耋老人道。
 
    “为何?”
 
    “为众生!”
 
    “什么是众生?”
 
    “宇宙潮汐,时间长河,三千大千世界,有迹可循,但凡生灭,或过去现在未来,下至天地万物,一草一木一石,皆乃众生。”
 
    “你错了!”高岳道:“众生存乎一心,一心容纳众生,即我为众生,众生即我,我无众生,众生皆无!我即是众生的承载,众生若一心,即可无我的承载,那么我即是不存在。所以我要守护的那个东西,和你不同。”
 
    耄耋老人道:“的确不同。”
 
 第一零二章 嫁移之法
 
    “要不然,你也不会到这里来。”耄耋老人说到这里,他浑浊的老眼中,却是有着一丝复杂的情绪波动一闪而逝:“你回来了,证明你和我已经有不一样的命理,本质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甚至对立的存在。但你需要我!”
 
    “我回来了何尝不是给了你一个机会?”高岳道:“斩断我的一切,即是说明我的一切都是错误的,我一死,你将会得到重生!”
 
    耄耋老人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道:“不错,世事本就虚则实之,我垂垂老矣不假,但只要得到你的帮助,我便成为高岳这个存在的主宰,而你就化为尘埃,你需要我,所以你回来了,我需要你,所以我也在等你回来。”
 
    刚才高岳有过短暂的失神,甚至连说话都带着颤音,主要是因为他见到的人,太过于出乎意料。
 
    不过,接下来一想通来龙去脉,却也就能很平静对待这件事了。
 
    因为轮椅上的这位老人,不是他的长辈也不是兄弟亲人,而是一个行将就木的另一个高岳。
 
    高岳隐隐想到在茶室里的那位老者最后说的那句话,叫他切记不要送了小命,否则万事皆休!看来这个幻象世界,并不是幻象,好比这老年高岳所言,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谁又能分得清楚?倘若高岳过不去这一关,很可能他灵魂意识里的一切念头都会被抹除,被这个老年高岳所取代。
 
    其实高岳不止面对一个高岳,他此时占据着的是少年高岳的肉身,如同穿越,少年高岳的存在,从很大程度上,影响着高岳的判断和行为。现在的情况就是,三个高岳都要争个长短,胜者成为主流,会吞噬炼化另外两个高岳的一切,成就一个全新的高岳不说,说不定到时候,那个高岳很可能在这里重炼真身。因为无论是谁的身体,哪怕是高岳得到了阴极地乳中的那具石胎,其实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地适合他。到了某一步,哪怕石胎再不凡,但毕竟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,反而成为制肘点,不会走得太远。
 
    最适合自己的,就是从成胎时期就与心识契合的那具肉身。
 
    现在少年高岳和老年高岳都有肉身,高岳甚至都用不着重炼,直接归位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不过,这也只是高岳的推测,暂时还不敢断定。
 
    高岳和老年高岳的耄耋老人之间的对话很快,并没有用去多少时间。而这时候,那数千名紫衣剑修,眼看就要降临剑神山。
 
    高岳却对此不管不顾,而是看着老年高岳身边的人,道:“这些人,都是你的后代?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道:“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果然如此,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要守护的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 
    “你知道?”
 
    “那个东西你找到了,但你得不到。最终你选择了掠夺,所谓的你为众生,即是你找到了众生的某种根本特性,并且已经领悟了精髓,但你得不到这种东西。到头来只能反其道而行,你选择了掠夺众生的一切。”高岳道:“你曾经出去闯荡,在末法中你以失败收场,你领悟了掠夺的真义之后,选择回到这里。你的道,需要先从这里开始,才能奠定一个牢固的基础,因为这里是武道守护者一脉,是天地之间‘守护’的代表之一,你要为自己立名。你洗劫了剑神阁最后的气运,吞噬了师门的所有人。但是很可惜你还是没有成功,末法的束缚,寿命的耗尽,让你惶恐。你再度谋划,你与很多女子结合,并产下子嗣,再以秘法输出你的衰老,嫁移子嗣的气血为己用,最终成为一老魔。”
 
    “嘿嘿!”老年高岳并没有否认,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与其去守护得不到的东西,不如轰轰烈烈地活一场,痛痛快快地玩一回。任你说的天花乱坠都没有用,因为你到现在为止,也并没有找到自己要守护的东西是什么!说句实话,我对你很失望!不过,你要追求的东西,我早就不屑一顾,我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,修炼有成,我的功力并非你能衡量,你远不是我的对手。若不是接下来马上会有一场大战,从你刚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将你杀死,并且炼化,你应该感到很庆幸才对。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你能不能杀死我,这可不能光凭你几句话就能做到。我对你接下来的大战,倒是很感兴趣,这些紫衣剑修,足有数千人,并不好对付,凭你现在,只怕不是对手。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道:“你说的不错,你也没有看错,我现在只不过是个坐着轮椅快要咽气的老人,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,所以我在等!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你在等什么?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道:“等他们进来,和你一样,活着进来,死着出去!现在时机刚好!”此言声落,但见他猛然张开干瘪的嘴巴,用力一吸!
 
    只这一吸,他身边所有的人连半点反应都来不及,瞬息间就化成十多股气流,被他吸进了肚子里。
 
    然后高岳就瞧见,一个行将就木的耄耋老人,在转眼间,皮肤略微恢复了活性,满头白发瞬间变黑,稀疏的黄牙脱落,开始长出新牙……他很快就像变了一个人,至少年轻了二十岁,看起来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好奇怪的嫁移之法!”高岳见此情形,也是暗道:“将自己的衰老,嫁移给自己的子嗣后代,难怪连两三岁的小孩,都是风中残烛,未老先衰不说,他将自己的功力,隐藏在子嗣后代的体内,看起来他这一吸是将十几个人都化成了气流,实际上却是他在收回自己的功力,而子嗣后代失去了功力的护持,瞬间就灰飞烟灭,如果我没有看错,这些子嗣后代,应该是刚从娘胎里出来,就已经被他炼成了囤积功力的鼎炉,和被嫁移的衰老物质形成一种能量守恒,才能勉强长大,不至于一命呜呼。实际上,这些子嗣后代从刚出生的时候,寿命就已经枯竭了,此时没有了功力护持,生命也就没有存在的任何意义。”
 
    对于这种嫁移之法,高岳也没有去评价善恶,毕竟这个老年高岳,为了活着,延长衰老,什么事情干不出来?最终被他专研出这样的一门嫁移之法,也算是了不得的人物了。
 
    他不像有些魔头,专门去吸人的魂魄,吞噬生人的气血等,那样去做,就算能活下去,最终也不能炼化干净杂质,久而久之,副作用极大,最终走火入魔,痛苦哀号而死,那是必须的。
 
    而老年高岳找到的这种法门,却又比吸食别人的魂魄气血等作为己用要高明很多。将人炼成傀儡容器,不但可以储存自己的功力,而且能负载自己的衰老物质,虽然高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但单凭借别人的身体储存功力的这个想法,高岳就知道老年高岳适才所言不假,他的功力之深厚,的确是匪夷所思,与人打斗,就如开挂了一般!
 
    “哈哈哈,你们与我斗了少说也有上百年,最终也没能奈我何,如今居然倾巢而出,只不过是加速灭亡而已!”老年高岳吸收了十几份功力之后,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发而出。此时的他没有理会高岳,而是先对着数千紫衣剑修大喝了一声,随即单脚一跺地面。
 
    “轰!”正当别人还要以为他要上去大开杀戒,不料他单掌一翻,手里已多了数块阵盘。
 
    他毫不犹豫地捏碎了这些阵盘,骤然间,地动山摇起来!
 
 第一零三章 交锋
 
    “这是当年我剑神阁仅次于护教大阵的群贤摘星阵!”高岳看到这一幕,目光陡然一凝。
 
    群贤摘星阵,顾名思义,乃是纯粹的攻击法阵。当年第二代坐镇在剑神阁的时候,布下此阵。护教大阵名为“万圣朝贺阵”,攻守兼备,故而才能在这群贤摘星阵之上,若只论单独的攻击力,万圣朝贺阵还不见得比它强多少。
 
    高岳实在没有想到,老年高岳不但修成了嫁移之道,成为一头老魔,更是连群贤摘星阵都能激活?
 
    “看来这个幻象世界的和我的经历有所不同,当年剑神阁在明朝年间,修炼界以百家诸子的强者为首,连同各大门派大举进攻,万圣朝贺阵已经发挥了最后的余热。后来因为宝物不全,这门护教大阵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威能,不要说是万圣朝贺阵,就算是群贤摘星阵,也摆不全了。没想到,老年高岳却是能将这门大阵激活!”高岳心思急转,最后选择旁观。
 
    此时,随着老年高岳捏碎了手中的阵盘,地动山摇之际,高岳竭尽全力,动用心识,运转立体圆形阳极图,观察地脉走向。
 
    果然,剑神山之下,在这个时候,仿佛多了一个生灵,高岳一时也无法感知真切。
 
    只是感到此生灵体型极为庞大,却能在地脉中如履平地,若不是将类似地遁术修炼到绝高之地,那就是这个生灵本身就是一条地脉,或者是地脉蕴育而出的一头生灵。
 
    毕竟剑神山曾经鼎盛之时,受过万民香火,哪怕是一块贫瘠之地,久而久之也有了灵性。何况,剑神山又怎么可能是贫瘠之地?
 
    “咦?不对劲!”高
    果然,万象困阵虽然困住了那三分之一的紫衣剑修,但一角残阵即便爆发全部力量,喷薄出成片成片的暗黑光柱,这些剑修若被击中,非死也残。可惜,这些人都不是善类,只是最开始有过一阵惊慌,随即三五成群,结成剑阵,纵然被暗黑光柱击中,也只是各自口喷鲜血,每个小组最少能抵挡好几下,才会死伤,或者失去战斗力。
 
    这一门群贤摘星阵,如果齐全,并且用原型的宝物,据说可以对映诸天星辰,尤其是在晚上,威力绝伦,可以说没有止境,它的特征正如其名,乃是以群攻为主的一门攻击性阵法,据说此阵可以显化群贤来助威。任你千军万马,我在阵中赏花赏月,怡然自得,甚至哪怕只有原型阵法的一半功能,这数千紫衣剑修,能全身而退的只怕没有几个。因为高岳看这些剑修,最高修为的不过是道境八重,连个九重高手都没有。
 
    如果达到了道境九重,可以施展力之极尽的法术等,破坏力惊人。
 
    相比之下,同样是道境后期的七重八重高手,则就要逊色了很多。道境有九重,说白了,每一重都是借道,参悟至玄之理,和天道借力。一旦修炼到九重境界,便是借力的极限,甚至可以施展出法天象地的神通,这是将天道借来的法,可以凝成形的表现。
 
    当然,法天象地神通听起来唬人极了,但遇见了九重之后的圆满之尊,则就不够看了。道尊可以运用空间之力,任你法天象地再如何神通,被人困在一个空间之中,等于是暂时隔绝了对天道的感应,凭借自身九重境界的修为,那是断然不是道尊级别的数合之敌。
 
    这种情况下,除非是三个以上的九重高手,才可以和一位道尊争锋,毕竟道尊的空间之法,也不是无限的,没有将对手困入空间之内也白搭,毕竟如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,那也只能困住一个,如果不能快速杀死,就要亲自下场和另外一个打斗了,所以说三名九重高手还是可以和道尊抗衡的。
 
    这些紫衣剑修却连一个道境九重的高手都没有,不过他们明显是出自同门,各自配合剑阵,在万象困阵中做困兽之斗,而在阵法之外的剩余的那三分之二的剑修,也没有闲着,各自脚踩飞剑,联合纵击之下,不过十几分钟时间,就有人从万象困阵中脱困而出。
 
    高岳观察着这一切,却见老年高岳表面上得意洋洋,但气息平和,老眼深处的眸光,散发着丝丝寒意。显然,这一切都还并没有脱离他的掌控。
 
    “嗯?不好!”这个时候,高岳突然感到一股惊悚的气息扑面而来,他动念之间,灵魂意识长出一对翅膀,裹带着肉身,猛然腾飞十丈高。
 
    “昂!”几乎在同时,从地底居然传出一声龙吼!眨眼间,一头巨龙钻出地面,巨口猛咬,却是落空了。幸亏高岳提前感受到危机,不然凶多吉少。这其间的悬殊可以说用零点零几秒来计算都不为过,高岳猛然腾飞的这十丈高,正是不多不少,刚刚脱离这头巨龙的巨口范畴,他能清楚地听见巨龙的牙齿猛烈合击之下的那种碰击之声,如同在高岳的耳边打了一个晴天霹雳,纵然高岳提前有准备,也被震得心神俱裂,险些一头栽倒在地。
 
    毕竟少年高岳的肉身太弱鸡了,而且高岳的一对灵魂意识化形的翅膀,还只是初步掌握,这种方式的飞行,他实际上都还无法飞的很平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