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刻,高岳是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,因为他所有的精气神,都用来凝聚气流弹,这个时候若是在场的任何一个高手出手偷袭,他的性命堪忧!
 
    可是自从失去真身之后的高岳,步步小心谨慎,此刻却偏偏又这么做了!
 
    几人对话用时不过几息之间,此时,高空中的大手,已经大如山岳般抓拿下来。与此同时,气流弹第二次成型,只见高岳双臂虚抱,怀中一颗气流球体在鼓胀,气流球体之中,是文字的海洋。这颗气流弹,就好比是高岳将自己心识中的立体圆形阳极图激发出体外,这是高岳如今的根本之所在,一个弄不好就是元气大伤,一旦伤及了心识阳极图,要想痊愈,就会极难!
 
    “好小子,老子倒是小看了你!”姜二公不知道是在称赞高岳的气流弹,还是在称赞高岳居然敢如此轻易地撤走防御,将后背交给了他们这几个陌生人!
 
    “废话,既然动手,那就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高岳,留下一半,只是还不清楚气流弹对付起道尊来,是不是还有不久前他们看到的那种威能!
 
    这一下,算起来就是有三大九重高手的联合,要知道三个道境九重如果同心同力,就能和道尊匹敌。此时三方虽然没有尽全力,但功力注入气流弹之后,高岳立刻感到自己怀抱中的能量,比第一次打出去的气流弹更强。
 
    第一次气流弹之所以那么强大,是因为吸收了上万枚炮弹,最后又吸收了那门巨炮。不过,即便如此,对主城中的那座尖状大厦也没有造成什么损伤,可见尖状大厦的防御至少都是半圣或者圣人级别,也可能更高也说不定。
 
    却说文字的海洋吸入了四股能量之后,高岳立刻接收到一个微弱的信号,这个信号就是:饿!
 
    接受到这个信号,高岳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
 
    这是鹌鹑蛋的标准用词啊!
 
    他一直苦寻不到的鹌鹑蛋,什么时候跑到自己的心识立体圆形阳极图里去的?
 
    不过,现在高岳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些,因为高空中的那只大手已经抓了下来!
 
    “饿就去吃个痛快!”高岳大喝一声,气流弹已经对着高空推了出去!
 
    这一声喊,倒是让其他人都不明所以!
 
    不过在这一刻,他们也没有心思去管什么饿不饿的问题,个个都是将注意力关注在气流弹之上。
 
    预料之中的对碰没有发生,气流弹被高岳推了出去之后,那只大手掌,却猛然一收!
 
    一位道尊强者,居然都是暂避锋芒,不敢硬碰?
 
    “雕虫小技耳!封!”但随即,一道冷酷的声音彻响在天地间,巨掌收回之际,气流弹上方,凭空出现了一圈类似水波一样的涟漪。
 
    高岳静静看着这一幕,知道这就是道尊强者修炼出来的空间枷锁。
 
    这空间枷锁是道尊的立足之根本,道尊的境界是深是浅,就看空间枷锁上造诣的深浅。传闻上古神话年间,最厉害的道尊,施展空间枷锁,足以将十万天兵都是囚困起来,并且转移到空间和时间的接触点上,那里有时空乱流,十万天兵被投放到其中,少有人能活着回来!
 
    高空上的一圈水波涟漪一出现,气流弹根本停不下来,就被吸了进去!
 
    高岳心头一沉,他低估了道尊的实力。
 
    如果只是以战斗力而言,道尊也并不是不能匹敌,但这空间枷锁,对于目前的高岳甚至在场的所有人来说,几乎都等于无解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高岳在这时候并没有失去对气流弹的感应,而且他还接收到那个信号:“饿……”
 
    这让高岳多了一些信心,毕竟高岳修炼到今时今日的境界,全靠他自己摸索得来,没有人给予他任何指点也还罢了,主要是他修炼到某个境界之后,也没有一个确切地概念!
 
    究竟该如何评估自身的战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