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常规,高岳如今的修为境界,本来还不必去参悟自己的圣道。圣道即是向天证道,一旦成功,天降大任于圣人,说到底,圣人不轻易入世,就用显圣的办法,选择一个传道者来代他传法。这其实正是天道的手段。传道者代替圣人传法,而圣人则代替天道传法,高度虽然不同,但本质没有区别!
 
    高岳不想走这条路子,所以在还没有达到圣人的修为境界的时候,他就要千方百计地去参悟自己独一无二的道。这种道,就是未来的圣道,一旦参悟成功,是再也没有办法改变的。人既是道理,道理即是人。一旦道理动摇,则无立足之根本,重则身死道消,轻则痴傻如猪,绝没有从头再来的可能。
 
    究竟高岳会走出一条怎样的道,事到如今,他自己也并没有一个结论,只是有一些概念,就算是气流弹这样的法门,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拿出来分享,至于别人能获得多少,最终领悟到何种地步?这些都不是高岳能操心的东西。
 
    有了这样的想法,高岳并不像姜二公说的那样,是个傻蛋。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本心,没有任何委屈和不自在,反而当他说出那句话,要将法门给予那一对双修道侣的时候,他顿时豁然开朗,隐隐抓住了某种关键性的东西!
 
    这些都不是别人能够理解的。
 
    三绝兄弟的法天象地,高岳此时此刻,表面上是以少年高岳的修为境界为主,断然无法抵挡。当时高岳几乎用尽全力,施展绞杀旋螺劲和擒龙控鹤手,却只是轻伤了龙脉化成的异龙,而少年高岳的两只手臂几乎残废。
 
    那时候,高岳就对这具肉身的战力进行衡量,哪怕老年高岳不借助异龙,他也断然不是老年高岳的对手。所以面对三绝兄弟,高岳就更加有自知之明,结果是不敌。
 
    除非第二次施展气流弹,但气流弹正如姜二公所说,不是大白菜,这样的大招,高岳根本不能打出第二次,因为他那招气流弹,是一个陌生的领域,就算能使用第二次,高岳也不会去用,因为有风险!
 
    而且高岳猜测,如果重复使用气流弹,可能对他的未来都有影响,要知道,第一次使出气流弹这一招,最后气流弹的能量消耗殆尽,化为一股气流,回归了高岳的心识之中。但却带回来一门巨炮的虚影,这种东西,高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消除,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拿出来使用。
 
    当然,高岳最担心的就是,这门巨炮虚影会成为他的道之雏形之类的东西,那就未免让人无言!
 
    气流弹不能动用,高岳就只有舍弃肉身不要,肉身在那时候,根本连闪躲出去都做不到,会被法天象地一刀斩碎,而高岳如果舍弃肉身不要,他的灵魂意识就能快速接近三绝兄弟,只要接近了三绝兄弟,高岳自信可以一招解决三人!毕竟这三人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道境九重强者,而高岳的心识却不知道比这三人要强多少倍!
 
    但那样做的话,却是杀敌三千,自损八百的打法。高岳从来到幻象世界,有了少年高岳的肉身之后,就有了自己的想法,他不可能将之轻易舍弃!
 
    高岳心识急转,只一瞬间,就看出了他所认为的破绽!
 
    法天象地又算得了什么?在寻常高手眼中,的确是了不起!
 
    但高岳在这须臾之间,就失去了踪影。他不是真的消失不见了,而是无限缩小,而且在同一时间,施展变通之法,变化成一颗铁钉!
 
 第一一一章 想屠道尊
 
    法天象地的一刀下来,对于道境前期和中期的强者而言,的确是无敌的存在,几乎躲都没地方躲。但这样的攻击,实际上却是大片面的杀伤。高岳认为,如果能将这样的一刀,浓缩成一颗铁钉,威力何止数倍?估计那已经是道尊层次的手段了。
 
    高岳即便变化成一颗铁钉,离道尊的层面也还远,但他的想法却没有错。
 
    这样一刀下来,碾碎了大片区域,但却没有对高岳造成什么伤害。他的变通之法一经施展,不是单独的变小,而是变化成一颗铁钉,自然瞒过了所有人,所有高手都以为高岳消失了!
 
    高岳能将灵魂意识体变化成阳极地乳这样的东西,虽然最终还无法将心识同化,只能伪装,但最终却成功欺骗过地乳。
 
    如今变化成一颗普通的铁钉,对高岳来说,也就是转念之间,轻而易举,没有任何破绽可言!
 
    对他唯一还有一些阻碍的地方,就是少年高岳的肉身,还没有达到高岳心识的境界,难以轻易凑效。
 
    不过,高岳在全力运转衍经之下,少年高岳却也跟着起了变化。
 
    “果然是虚则实之,幻象世界毕竟不可能完全模拟成现实世界,也许这个世界也是真实存在的,但高岳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!”高岳心中这般想着,却没有感到失望,而是若有所思道:“少年高岳的肉身,看来也只是模拟,但我的道,本就是为了打破一切规矩束缚,天道的压制我最终都要冲破,何况只是一个模拟世界?”
 
    高岳硬生生承受了法天象地一刀之后,并没有停下来,他明悟了此刻的处境,不仅少年高岳是模拟的,眼前的一切可能都是模拟的东西。不过,和常识性的模拟有区别的地方,就是高岳如果死在这里,也许就真的死了,这就是这个幻象世界存在的意志,或者规矩就是这么定的。
 
   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,这个幻象世界的意志,必然认为它自己才是独一无二的本真。若最终类似这样幻象的东西,能够打破某种束缚,极有可能达到真正的虚则实之的境界,到了那时,幻象世界就超脱了,成为现实。
 
    与此同理,高岳若死了,老年高岳就会取代高岳的一切,包括他所有的气数在内。
 
    当然,若想成功跨出这一步,看上去不难,实际上却是难极了!
 
    高岳此时明悟到此关键点,顿时豁然开朗!
 
    他欺骗了所有人之后,一颗铁钉快速接近三绝兄弟。这三绝兄弟本身都没有发觉高岳的存在,三绝阵凝聚而成的法天象地之相,只是战斗机器,全部是由这三人来主导,却又哪里能够有庇佑三绝兄弟的能力?
 
    “绞杀旋螺劲,爆!”高岳全力运转心识,释放出三个次念头,每个次念头都变化成一把锥子,在一瞬间,同时刺入三绝兄弟的眉心部位,将三人的识海击溃,或者说是打爆,随后三个次念头很快就被他收了回来。
 
    “呃!”三兄弟根本没有防备,就算有防备,在如此近距离之下,高岳的心识远在三人之上,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区别!
 
    三人的躯体没有任何动作,但识海已经被击溃了,只来得及各自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,随即就没有了任何反应。
 
    人的肉身是船儿,灵魂就是灯塔,但灵魂和心识是有区别的,肉身承载灵魂,而心识的作用就是点亮灯塔,可以主导灵魂意识。没有了心识,就等于没有了任何想法,灵魂再也没有聚集活动的可能,灯一灭,灯塔就失去了作用,船儿般的肉身,如同成为了空壳,永远沉寂在黑暗当中。
 
    这样的后果就是跟脑死亡有些相同之处,好比活死人,再高的修为境界都没有逆天重生的可能。即便重生了,也已经不是原来的存在了!
 
    这还是高岳单独以心识攻击,如果他这三个次念头拥有着威力巨大的法器,不但会更轻松,而且三人就不是行尸走肉了,而是死亡!
 
    不过,有了法器,就有了实物,高岳若想一下得手,也会增加难度,毕竟三绝兄弟本身也是八重道境的高手!
 
    三绝兄弟成为了活死人之后,所有的想法都消散一空,法天象地在瞬息间就溃散开来!
 
    三十三丈高的法天象地,一下子就烟消云散,如同没有出现过。这种场面,对于在场的高手而言,极具冲击力!
 
    高岳却没有理会这么多,摇身一变,恢复了少年高岳的样子!
 
    高岳直立当场,背负双手,而三绝兄弟则瘫软在地,不知死活!
 
    这一战就这么落下帷幕!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!
 
    姜二公冷声道:“足下想要利用我等来助你,只怕没有如此容易,贸然和一位道尊强者结仇,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!”
 
    “结仇么?”高岳摇头道:“道尊的确强大,但死人是没有办法和人结仇的!”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姜二公面色一变道:“你还想屠道尊?”
 
    高岳却不理他道:“稍后我一出手,你们只需各自传我三成功力,此人纵然不死,也和死人相差不多!”
 
    此言声落,他也不再多说废话,而是竭尽全力运转心识的立体圆形阳极图。